Dragon
羽濑川小鸠羽濑川小鸠  2020-06-21 21:09 宅社 隐藏边栏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不知道多少人看过一部叫《计程车司机》的电影,在我去看这部《小丑》前,曾经看到过一个评论说这是一部更好版本的《计程车司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首先说一些本片与《计程车司机》相似之处:本片的时代背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而《计程车司机》发生在Travis从越战归来之后,两部电影时代背景相差不是很大,也都有清洁工罢工的情节,两位主角生活的城市都处在垃圾堆中,两部电影的主角都在经历了一系列变故之后内心阴暗面爆发,最后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不过两人的结局却相差甚远,所以我认为《计程车司机》的结局属于黑色幽默,而《小丑》则更意味深长。

本片被很多人强调的一点就是它的情感渲染力,我觉得在这一点上配乐功不可没,凤凰的表演出神入化,而音乐的合理分配很大程度上又为他的表演加了分,无论是渲染悲伤的小提琴,还是亚瑟在内心负面情绪增长时使用的紧张的鼓点,抑或是在一些时间内缓和气氛使用的符合年代特色的爵士乐,都是本片十分出彩的地方,这些音乐会先于表演者的情感流露之前出现,使人在潜意识裡率先进入了导演或演员想要表达的情绪中,这也使得表演者细腻的表演更加拥有渲染力。

谈到小丑,不得不说的就是他的笑声。在剧情一开始,亚瑟在车上逗小孩玩,但被孩子的母亲制止,随后发出了瘆人的笑声,并解释了亚瑟患有残疾,这种病发作时会控制不住的笑出声,这让他痛苦不堪。这是本片第一次介绍亚瑟怪笑背后的“原因”(我这边使用引号是因为后来有反转),但笑在这裡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影片的第二个场景中,亚瑟就对著社会义工笑了足足30秒左右,义工这条线我们之后会讲。

本片的这个笑声(在此称为笑病)是推动影片剧情很关键的一个要素,因为亚瑟在本片中犯病的时间都相当不合时宜,这也是电影作为戏剧化艺术表达形式很正常的一点。他因为笑病被人在地铁上放倒用脚踹(kick也是本片的一个伏笔之一,稍后也会讲),然后反击杀了三个人;第二次笑病发作是在夜总会讲笑话时发作(大家都知道如果你在讲笑话的时候先笑会显得你很……),继而被莫雷在脱口秀上拿来当作包袱,这也成为了他在最后杀死莫雷的关键原因;他因为笑被托马斯韦恩在厕所揍;也在阿卡姆疯人院得知残酷真相时笑著哭了出来,鼻涕横流。影片的大多数部分,亚瑟的笑都是痛苦的。

这就是为什麽说凤凰演技好的原因,想要演出坏笑,阴险的笑,吓人的笑,开心的,痴呆的笑都是很容易的,但是你如果想把笑这个动作痛苦化,那就很需要功夫了,如果你能看到这部电影,我相信你也会被他的这个表演所折服。而在影片的高潮部分,亚瑟彻底释放出小丑本性的时候,他的病神奇的治好了,或者说他能控制什麽时候笑了,亦或者他依旧控制不了,但是他彻底发疯的时候,什麽时候笑都显得再正常不过了。

华金菲尼克斯扮演的亚瑟弗莱克从一开始就不是正常人,除却上文中提到的间歇性狂笑之外,亚瑟还患有非常严重的幻想症(在后来的剧情中,我们也得知了亚瑟的母亲潘妮弗莱克也有过精神病史)在影片的初期,还只是幻想自己出现在偶像莫雷富兰克林的脱口秀表演上,被人们注意到,到影片中后段之前的很多剧情,在后来被证实是亚瑟幻想的产物,比如和同一层公寓的单亲妈妈的关係在后半段被揭露全是亚瑟的幻想。

我觉得亚瑟的幻想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小丑的诞生,这要从一开始说起,他在大街上被小混混欺负,被打倒在地围著踢,后来他的同事给了他一把枪,让他保护好自己,于是亚瑟在地铁上被人踢的时候开枪打死了三个人,并在逃离现场后在厕所对著镜子跳起了舞。

亚瑟第一次跳舞是在他第一次拿到枪后,他拿著上膛的枪练习射击瞄准并伴随著电视的音乐在家中跳舞,他幻想出了一位女性(也许就是后来幻想与他相处的那位单亲母亲)称讚他跳舞很棒,他说:是吗,知道谁跳得不好吗,他(用枪指枪并走火)。所以这一段在对著镜子的舞蹈,我把它解读为家中幻想的延续,他用幻想中的表演来逃避杀人的现实。

同层的那位单亲母亲一直是影片中亚瑟唯一的心理慰藉,但在一切拨开云雾之时,也被证实是他的幻想。我们一起看看这个幻想在亚瑟的潜意识里为他灌输了什麽思想:

1、亚瑟是个很有趣的人:事实证明,亚瑟没有成为喜剧演员的天赋,身边的所有人都认为他不够funny(funny一词在这部电影裡很重要,后面会说),而这位幻想却认为亚瑟很有趣,她也是唯一会对亚瑟发笑的人。这一点让亚瑟在潜意识中认为,我是个有趣的人,我应该成为喜剧演员,而你们这些认为我不够funny的人,都在践踏我的梦想,冷血!

2、亚瑟杀掉那三位在地铁上的华尔街员工是正确的:在报纸报导了地铁上的惨案时,亚瑟的幻想告诉他,我觉得做出这种事的的人是个英雄,世界上少了三个讨厌鬼。这也在给亚瑟洗脑,认为欺负他的人都罪有应得,这也是亚瑟扭曲价值观的体现。

3、一切都会好的:这其实是正面效果,但当亚瑟从幻想中脱离出来时,它就成了负面效果。

影片中段他也曾在幻想中去找了托马斯韦恩。(这一点存在争议,但我觉得那是幻想)因为他与韦恩家族在影片中的几次交锋,全是很不现实的场景,一个普通人大摇大摆走到韦恩庄园大门前没有被任何阻拦,唯一一个穿著卫衣的人走进了上流聚会的场景却没有人注意到。

他被托马斯老爷揍了那一拳后趴在厕所水池前的画面无缝切换到了趴在自己家中水盆前可以佐证这一点。如果把这一条线当作幻想,那麽这就是个细思极恐的事情,这一系列幻想让亚瑟怀疑自己的母亲患有精神病史,自己也是被母亲领养的孩子,并推动亚瑟去阿卡姆疯人院翻出了病例和尘封的真相。这也成了亚瑟最后释放小丑的关键。

在影片开头曾经得知亚瑟曾经在疯人院被关过一段时间,但并没有给出他被关的原因。他和社区义工讲的也是,我只是不想在感到如此难受了。亚瑟会接受每週社区义工的谈话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但他病态的思想在早期也体现出来了:他的日记裡记载了很多有关死亡的笑话,他的负面情绪以日记为载体进行了呈现。在后面的剧情中,他秘密中跟踪那位单亲母亲。这些病态的行为在前期因为有人和他谈话所以得以控制,而中期义工项目被政府砍了,从此以后,亚瑟的精神状态就不太好了,甚至开始认为自己做错了事情也不会感觉到难受。

亚瑟处在一个最黑暗最没有希望的社会背景下,贫富差距过大,连托马斯韦恩都在电视上表态:这个城市仇视富人,他们都希望有钱人死,他们都是clowns。这也成为了哥谭市小丑游行的导火索。亚瑟每天在大街上做著浮夸的表演,但从没有人注意到他。所以他一直怀疑自己的存在,直到他杀了三个人后,媒体才开始报导这位小丑,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可以被注意到的,他第一次被人关注却是因为杀人。

而他被虐待,被打,被欺负,从来没有人give a shit。这让他心中产生了不平衡,死去的三个华尔街职员就因为韦恩老爷在电视中提到他们就可以被同情,而自己每天遭受的比他们要多得多,却从来没有人关心,这样的情绪在最后的小丑脱口秀中爆发。说回亚瑟的生活,他的同事也在宫斗他,给他枪防身,假装关心他,但因为亚瑟去儿童医院带枪被炒鱿鱼后呀也是第一个出来陷害他的人。唯一对他好的人就是侏儒格雷,因为他们都是怪胎,所以格雷从来不会嘲笑亚瑟。这也是为什麽亚瑟在成为小丑之后也放过了格雷。

亚瑟的家庭环境更是糟糕,父亲不知所踪,母亲告诉他他的笑病是天生的残疾,但他是个开心的孩子,母亲叫他happy,儘管亚瑟每天并不高兴,但还是会回应母亲happy的称呼。母亲每天神神叨叨的要不停地给托马斯韦恩寄信,因为她曾经为托马斯韦恩“工作”过,她坚信託马斯韦恩一定会帮助自己和儿子。

后来亚瑟发现母亲给托马斯韦恩寄的信中内容,自己原来是母亲和托马斯韦恩的私生子,但在阿卡姆病院查完病例后发现母亲并没有和托马斯韦恩有过关係,自己是领养的,而自己的笑病也是因为母亲的男友虐待产生的头部重创所导致,母亲因为愧疚患上了精神病,用幻想来逃避事​​实,认为孩子是自己和托马斯生的。这一真相压垮了亚瑟,他在精神病院翻看病例,哭得撕心裂肺,笑病却突然发作,他扭曲的表情分明是在笑,却如此的伤心。

亚瑟从小想当喜剧演员,身边的人却一直认为他不够funny,甚至连他的母亲也是,她说“你要funny才能成为喜剧演员”,他在公交车上笑的时候被当作怪胎质问:you think it's funny?

在地铁上发作被撩妹失败恼羞成怒的华尔街职员当作撒气对象质问:what's so funny?托马斯韦恩说他母亲是精神病时发作被韦恩老爷质问:you think it's funny?it's a joke to you?所以亚瑟对于funny的执著使他产生了自己是个有趣的人的幻想,也让他对于社会的冷漠产生了憎恨。当他最喜欢的喜剧演员莫雷富兰克林在电视上播放他讲笑话的视频并给予嘲笑的时候,亚瑟脸上的那副表情简直演技炸裂,他的愤怒分明是真实的。

谈及小丑起源,会让人联想到《致命玩笑》中的a bad day,影片中的糟糕的一天就是亚瑟在阿卡姆疯人院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自己笑病的来源。加以之前一系列的压力,被欺凌,被开除,被嘲笑,杀了三个人后的精神压力,被所有人质疑不够有趣,使他脱胎换骨,并彻底发疯,他在雨夜潜入了单亲母亲家中,并让观众得知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象,他从单亲母亲家中出来回到自己家中狂笑,背景响起了救护车声响,没人知道又是谁发生了意外,他在医院中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并告诉她自己人生中没有一秒是他妈开心的,所以他讨厌happy那个名字,他一直认为自己的人生是场悲剧,现在才发觉,这是一场喜剧。

不过这场喜剧是在他人眼中的,他的悲剧成为了世人眼中的喜剧。他登上脱口秀节目,他怒斥莫雷不过是想嘲笑他,他控诉这个世界,控诉这个体系,并告诉莫雷当你把一个人扔进社会并待他如垃圾会发生什麽,这是他罪有应得的!并开枪打死了他。

这场戏在整部影片中最为精彩,事实上,所有影视剧中相似遭遇的主角对世界的控诉都不会太差,比如权游中小恶魔面对君临众人审判的那段独白,比如狩猎中麦叔那一记空洞的眼神,以及这里亚瑟对于社会不公平的控诉,都是我人生中看过最好的表演之一,情绪的发洩随著剧情的累积最后爆发,实在让人看得酣畅淋漓。亚瑟被捕,被戴著小丑面具的暴徒救下后,在警车上跳起了舞,并用脸上的鲜血如开头一样为自己咧出了一张笑脸。城市中小丑欢呼,韦恩夫妇在犯罪巷被小丑信徒枪杀。

影片最后,亚瑟在精神病院中从幻想中清醒过来,他狂笑,医生问他有什麽好笑的?他说我想到了个笑话。医生问能说给我听吗?他说,不,你get不到笑点的。然后他唱起了莫雷脱口秀的结束曲it's life,裡面有句歌词是当你在街上被绊倒被脚踢,要记住,it's life。下一个镜头,亚瑟从房间出来,满脚的血迹,他在舞蹈中走向了光芒,并再一次进入了疯人院的日常。

一切故事是否都是亚瑟在精神病院的幻想的产物?这一切难道不是一个好笑的笑话吗?

这是本片最大的一个转折,亚瑟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精神病人,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这不过是一个精神病人以社会为背景空想出的一个笑话,它足够真实,足够悲伤,也足够好笑。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羽濑川小鸠
羽濑川小鸠 关注:0    粉丝:0 最后编辑于:2021-10-17
话说吾之半身啊,最近给我的贡品是不是太简陋了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